集体免疫病毒源头钟南山新提重磅观点

御龙武术网 业界新闻 2020-04-21 16:02:53 0 病毒  疫苗  

  谈集体免疫  不能靠集体免疫解决问题  钟南山认为,不能靠集体免疫来解决问题。

集体免疫要让70%人口都感染一遍,但没有证据表明,任何一个冠状病毒在一次感染后,永远不会再得。

所以生产出有效的疫苗是很重要的任务,需要国际合作。  谈药物治疗  目前没有特效药,下周将发表氯喹使用总结  他表示,到现在为止,针对这一病毒依然没有特异性的治疗药物。新冠肺炎一旦发展到危重症,治疗会非常困难。

“我们找到了一些疾病特征,但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。

”  钟南山透露,目前正在试验用氯喹治疗新冠肺炎。

“2004年比利时的一个实验表明,氯喹能有效杀死冠状病毒。而且氯喹是老药,很安全。”  他表示,下周将发表氯喹使用的总结。“目前看,氯喹对病毒的转阴平均约是4天,比一般药物要快。但还要做进一步总结,因为我们没有比较控制、比较实验。”  “同时,我们也在对瑞德西韦进行试验。此外,中药对减轻症状、加速恢复有一定效果,在实验室的结果已经发表了,临床上的效果目前正在总结。”钟南山说,总的来说,虽然没有特异性方法,但已经有一些方法可加快疾病康复,预防发展到危重症。  谈病毒特征  死亡率不同因各国干预方式不同  钟南山表示,此次的新冠病毒是一种全新的、我们没有面对过的病毒,传染性高于SARS和MERS,相对于流感来说又有很高的死亡率。在全世界范围内,死亡率从百分之七到百分之零点几,这是各国干预不同影响的。  传播途径上,新冠肺炎病毒主要经过呼吸道传播,但不只是从呼吸道到呼吸道,还有经过污染物和从污染物吸入,包括粪便等。  谈国外疫情防控  从源头进行控制是最古老最有效的  钟南山指出,大暴发会带来很多问题,比如在意大利就出现了医疗资源不足的现象。“对所有传染病,从源头进行控制是最古老也是最有效的。各个国家都要这么做,这是我的看法。”  欧洲现在处于第一波疫情的开始,钟南山建议在防控上应更积极,不要到病人有症状才去管,要把相关的密切接触人群尽早隔离,以避免疫情进一步扩大。  “我的观点是,一个地方发现一个确诊病例,密切接触者哪怕没有症状也应该隔离,不要让他传染给别人。有症状的人的家属、接触者,都应该去检查,不要等,等疫情越来越大就比较困难了。”钟南山表示,若有一个国家不做强力干预,新冠疫情都不会消失。所有国家都要行动起来。

  谈中国防控经验  围堵疫情高发区域,其他地区联防联控  钟南山表示,源头和疫情发生地不是一回事。

  “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在武汉,不等于源头在武汉。

这是个科学问题。

在搞清楚之前,随便下结论是不负责任的。

疫情发生在中国,源头不一定在中国。

中国已经进步了很多,特别对病毒的家系、病毒的进化,将来(通过研究)会有答案的。

”  钟南山谈到,中国通过实践学会了如何防控,即采取强力的干预。

“高传染性的暴发是指数式的暴发,RO(传播指数)接近3,比流感等疾病都高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在暴发中心区压下来,让疾病蔓延减缓时间,让中心区不那么被动,是很重要的举措。

”  他表示,中国的经验在于控制上游,围堵疫情高发区域,其他地区做联防联控。

当前,这些措施已证实有效。

  “联防联控的核心在于‘早防护’,日韩都做得不错,比如少参加会议、多在家,多戴口罩;‘早发现’,不舒服就看病;‘早诊断’,我从武汉回来后不久,CDC就把核酸检测下放到医院,这对早发现、早诊断非常有用,有的国家时间拖得比较长,长达3、4周,世界是不等人的;另外还有‘早隔离’。

”钟南山说。

  谈疫苗研发  中国正抓紧五个方向的疫苗研发  钟南山表示,疫情是最根本的问题。

中国目前疫苗研发有五个方向:一是全病毒疫苗,例如2009年的H1N1疫苗;二是核酸疫苗,美国初步在人身上做安全试验,中国正开展第一期临床试验;三是腺病毒做载体的疫苗;四是基因工程方面的蛋白疫苗;五是流感作为载体的疫苗。

  他表示,这五种疫苗,中国的研发都抓得很紧。

“广东目前正研发核酸疫苗,正在做动物实验,也有腺病毒作为载体的疫苗,正在日夜努力,希望在2、3个月的时间内能有大的进展。

”  编辑吴娇颖白爽  校对卢茜(责编:邱越、袁勃)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下一篇 :返回列表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留言与评论 (共有 条评论)
验证码: